永乐文化 > 新闻中心

马良“跨界”创作木偶剧《爸爸的时光机》获高分

来源:网易新闻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爸爸的时光机

  解放日报解放网讯 (记者 诸葛漪)上海国际艺术节交易会上,马良的木偶装置戏剧《爸爸的时光机》拿到推介会评选最高分。他连呼“没想到”。对于马良,大家熟悉的身份是当代艺术家,在国内外屡获大奖。2012年他推出《我的移动照相馆》,用时10个月在全国35个城市搭建临时照相馆,免费为1600多人拍照。《爸爸的时光机》是他首次涉足舞台,“我的父母都是做戏剧的,这是我送给父亲的礼物。”借助艺术节平台,《爸爸的时光机》已收到明年纽约国际表演艺术协会(ISPA)交流大会邀约。


《爸爸的时光机》4个人物、3个动物角色,全部由牛皮、纸、黏土、玻璃钢、橡胶等组成,每个木偶有真人大小,全身零件超过1500个。木偶每根手指关节用卯榫接合,能像真人一般灵活扭动。全剧长70分钟,预计明年4月首演。马良说,“现在做舞台作品,排练两个月,很了不起了。我们为《爸爸的时光机》已经花了一年10个月,预计要两年半左右时间才能全部完成,这还是很紧张的状态。”他坦言,在美术圈人脉资源丰富,但对舞台艺术圈完全是门外汉,艺术节让他的舞台处女作一夜打响知名度,“特别对我们团队的年轻人来说,《爸爸的时光机》进入艺术节交易会,收到那么好的反响,从北上广到欧美演出商都表现出浓厚兴趣,是个转折点。艺术表演者不靠一瞬间才华,很多时候在做苦力。比如做木偶要精通齿轮传动、金属焊接、电气输送等工程机械技巧,还要掌握木偶人物本身的运动原理,甚至给木偶人做皮质打磨,都得细致入微。艺术节让整个团队看到了希望,有信心继续做下来。”

马良将《爸爸的时光机》定义为“蒸汽朋克”,“它宛如人类刚进入蒸汽时代的艺术品,那时候诞生了科学怪人,什么都敢想象,什么都敢做。用旧货、垃圾、废旧工业品做出很炫目的视觉形式,像《天空之城》《海底两万里》。”炫目形式背后,《爸爸的时光机》讲述的却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父亲与儿子之间的事,“几年前,我曾经做过一个关于父母背影的作品。拍了一段时间后,我觉得这个命题太残酷了。当父母到了七八十岁,你能感到生命里的告别很沉重,又是必须面对的。”

有同行提醒马良,“舞台作品一定要注重戏剧性,千万不能没有故事。”他坚持自己的选择,用诗歌形式而不是小说展开《爸爸的时光机》剧情,木偶台词是所有人都听不懂的“木偶语”,“为什么一定要讲故事?我喜欢的最好电影都没有单纯讲故事,比如俄罗斯导演塔可夫斯基《乡愁》,整体让我很感动。我不想做个欧·亨利式的小说,19分钟叙事,最后来个逆转式结尾。我拿到艺术节推介会的20分钟《爸爸的时光机》,没有叙事,就是要感动观众,让他们感受到强烈的情感冲击。”